第119章 两耳光如题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第119章 两耳光如题

    乾元殿内,宇文涛给冯蓁把了脉。当初萧谡之所以招揽他就是为了冯蓁的怪病, 结果后来冯蓁一直没犯病, 所以宇文涛也没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这会儿他左手换右手,右手换左手, 反复了几次, 最后抬头道:“禀皇上, 娘娘凤体安康,并无什么病症。”

    于文涛的话竟然跟那些御医说的一模一样,萧谡的脸阴沉下来, “没有什么病症,为何会这般昏睡不醒?”

    宇文涛的额头已经冒出了汗, “是臣无能,实在诊断不出皇后娘娘的病症。娘娘脉象平和有力, 实在没什么症候。”不仅没有症候, 比寻常人可康健多了, 但这话宇文涛没敢说, 不然就更解释不清冯蓁昏迷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萧谡怒道, 不过倒也没有怎么为难宇文涛。

    杭长生在一旁探头探脑的被萧谡一眼瞧见, “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杭长生赶紧走上前道:“皇后, 奴才把郝姑姑带来了, 要不要让她瞧瞧娘娘的情况?”

    萧谡看着圆盘脸挽着圆髻, 一身黛绿夹袄裙的郝姑姑,人瞧着挺干净利落的,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作为皇子他自然不会打听他父皇晚上侍寝的事儿, 所以这位郝姑姑萧谡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杭长生一看萧谡的眼神就知道他疑惑的是什么,赶紧低声道:“皇上,通常后妃承宠后若有不适都是郝姑姑照看的。”

    萧谡的脸更黑了,冷冷地道:“少自作聪明。”

    杭长生赶紧地跪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萧谡转身绕过了屏风,去了内套间,别看他刚才火发得挺大,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打鼓,他替冯蓁清理过身子,知道自己实在有些过了,不过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伺候的人知道,何况他也决不许别人看冯蓁的身子,哪怕是女的也不行。

    萧谡下意识地搓了搓指尖上那道已经变成粉色的伤痕,刚才他用血帮冯蓁处理过了。

    冯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是每每有一点儿意识时,桃花源的龙息就会爆发一次,以至于冯蓁久久都醒不过来。

    杭长生身边站着面无表情的掌管彤史的黄女官。黄女官将“彤史”递给杭长生,“杭总管,你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杭长生还用得着瞧么?皇帝的衣食住行都是他在伺候,还有什么不清楚的。以前空荡荡的彤史,如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日子、时辰,当然名字就那么一个。可这才几日啊?

    黄女官道:“总管是皇上近身服侍之人,当劝劝皇上才是。行房需有度才能保重龙体。”

    杭长生没吭声,只是心里难免哼哼,你不在皇上身边伺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知道你彤史上每添一笔,乾元殿的人日子就能好过半天么?

    杭长生不是没想过劝萧谡的,但是他家陛下喜欢宸衷独断,更容不得太监在旁边指手画脚。若是萧谡耗精太过而至步履虚浮什么的,杭长生还能趁机劝谏一番,但他家陛下日日精神抖擞,跟吃了鹿血一般,他哪有劝谏的余地?

    御医也每日过来把平安脉,都没说什么,杭长生自然也不会去找死。

    “总管难道连看都不看就要拒绝?”黄女官不忿地道。

    杭长生不是怕区区一个彤史女官,只是不想旁生枝节,所以随手翻了翻,这一翻才发现,一次次的没什么感觉,统共这么一数,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