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逃不掉如题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第120章 逃不掉如题

    萧谡摆了摆手,杭长生和宜人得救似地往外手脚并用地爬了出去, 恁是没敢站起身。

    两人出得门之后对视一眼, 都是心有戚戚焉,并达成了一个共识, 今后帝后二人独处时, 他们最好不要在一旁伺候。

    “幺幺, 我们一定要这样么?”萧谡叹息。在他看来所有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,端看人愿意不愿意罢了。

    冯蓁缓缓侧过头看向萧谡,淡淡地道:“没有什么我们, 我以为皇上与我早就达成共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达成了什么共识?”萧谡怒气上头地站起身。“这一年,这一年朕一直在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哈, 她就知道。冯蓁扯出一丝讽刺地笑,“等我什么?等我跪舔你皇上吗?求皇上恩宠?”

    “朕从来不敢有那种奢望。朕只是在等你, 想明白、看清楚, 看清楚朕对你到底是什么样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呀, 皇上对我,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 呼之则来挥之则去, 冷待我是让我反省, 强迫我是抬举我, 是我不识好歹, 水性杨花。”冯蓁这话说得一丝火气也没有,反而说得还挺谦卑的。

    萧谡反手将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,发出刺耳的响声。“朕是在强迫你么?!”

    严格说来还真不是, 冯蓁也就花拳绣腿地略略抵抗了一下就被龙息给贿赂了。以至于,萧谡以为,冯蓁早就软化了,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闹着别扭的欲迎还拒,是他自己浪费了太多的好时光。

    冯蓁抬头看着萧谡,忽然觉得跟他交流很是困难。事实上,木已成舟又有什么值得争辩的呢?算了吧,反正她也要薅羊毛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耸了耸肩,“皇上说不是就不是吧。今后皇上让我往东我就不往西,皇上想宠幸我,我就洗干净了等着皇上,行吗?”

    萧谡为之气结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肯再说话,显然“床尾和”对太熙帝后而言并不适用。

    良久后,萧谡才低声道:“幺幺,我不知道我是哪里错了,但你这般恨我,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原因说出来好像不是什么难事,张嘴就行,但有些话说出来就一文不值了,反而滑稽可笑。然则于他人的滑稽,对她却是刻骨的怨恨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就不能放过我么?”泪滴从冯蓁的眼角滑落,她何尝不觉得累,为什么萧谡偏偏要折腾,她其实只想窝在昭阳宫蹭点儿羊毛罢了。

    萧谡很是无力,他实在是不明白跟冯蓁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,要走到如今这地步。

    杭长生战战兢兢地在门外道:“皇上,廖御史在前殿求见。”

    萧谡原是政事处理的间隙回内殿的,那位廖御史也是他宣见的,还叫人立即出宫传的旨,不容有任何迟缓,所以杭长生才壮着胆子来禀的。

    “朕没办法放了你,也不想放了你。”萧谡看着冯蓁道,就跟没听到杭长生的禀报一般。就算萧谡不知道他和冯蓁的问题出在哪儿,但有一点他很清楚,他要是不主动,是绝对等不到冯蓁回心转意的。

    冯蓁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萧谡瞪了半晌,垂下眼皮道:“朕去前面了,让宜人进来伺候你梳洗,你昏睡了整整七日,手脚可能会有些无力,需要走动走动。宇文涛待会儿会进来给你把脉。”

    &nbsp

章节目录